湖南大學出版社
當前位置:在線閱讀>> 學術>> [2015]龍卷風是因罪惡而起的嗎?
[2015]龍卷風是因罪惡而起的嗎?
發布時間: 2015-5-21 16:02:08

    罪惡的存在是煩擾神學家們的一個問題。為什么如此全能、慈愛的上帝能允許罪惡存在,而且每每都能讓其占了上風?對這個問題的回答一直是神學家和哲學家爭論的焦點。4世紀的英國僧侶貝拉基(Pelagius)認為,罪惡是自由意志的產物,而自由意志就是讓人明知故犯地行惡。貝拉基的同代人圣奧古斯丁認為與其說是人們選擇去行惡,不如說罪惡是人與生倶來的屬性,這就是后來為人們所熟知的原罪的概念。

    然而,上帝對罪惡的存在負有責任的看法讓后來的很多思想家對罪惡的特征做出了修訂。19世紀的哲學家亞瑟•叔本華認為,人自身就是罪惡的創造者,因為道德倫理在人身之外是不存在的。更近一些時候,美國神學家雷茵霍爾德•尼布爾回到了人之初性本惡的原罪觀念上,但他強調說,原罪是在個人身上滋生出來的,并不來源于群體行為。

    另外一些人試圖解釋罪惡與上帝的全能、慈愛共存的原因,認為這是由于撒旦這個令人憎惡的、邪惡的魔鬼的存在而導致的。在古希臘羅馬的宗教中,罪惡還沒有以一個人的形象出現。罪惡的概念最先出現在《新約》之中,《新約》將撒旦第一次進行了擬人化處理。根據圣經學者伊萊恩•裴格爾的說法,基督徒將撒旦當作了將敵人妖魔化的工具,更有甚者,他們是將撒旦當作了與上帝對立的所有邪惡事物的替代物。雖然這個觀點也遭到了一些人的批評,但它卻與人們的另一個通常的做法相吻合,這個做法便是:每當一件事情得到肯定的時候,人們便把功勞歸功于上帝,而每當一件事情遭到批評時,人們便認為那是撒旦所為。

    對罪惡本質的討論已經走出了學術的象牙塔。在形成、堅守道德準則的時候,人們必須要掙扎在相互對立但卻共生共存的兩種勢力之問,那就是罪惡和上帝的全能、慈愛。罪惡的本質在學界是個得不出結論的爭論,但若想對其有一個更清晰的理解,我們似乎得從日常生活中的每個個體對惡的具體看法開始研究。作為更大范圍的世界觀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惡的理解將會對相關的道德與社會態度帶來影響。

    對罪惡與道德的看法

    對終極善與惡的看法代表著人們更大的道德準則的基本構成因素。一個人對善與惡的理解和看法是他具體道德標準形成的基礎。各種信仰之問具有相互聯系,其中一些信仰代表著最核心、最基本的觀念。它們之間的相互聯系猶如一張蜘蛛網。所有有思維能力的人都需要面對外面的世界,無論是社會的還是物質的世界,都需要用頭腦來處理他們所面對的外部世界。他們在自己的小世界中行事時,會碰到很多問題、選擇和機會。在日常生活中,人們不可避免地從各種信息和經歷中形成自己的信仰。有些信仰是蜘蛛網外圍的,不需要時完全可以拋棄掉。認為本地的藥店星期日會開門就是這樣一個可有可無的信仰——只要打個電話或者開車去一趟就可以得到證實。這樣小的信仰與其他信仰幾乎沒有什么關聯。但是,有些信仰在蜘蛛網的中間位置,繼而影響以它們為中心建立起來的其他信仰。這些就是人們建立的、自己生活在其中的那個世界的信仰。本章我們將要通過對罪惡觀念的探討來探索人們內心最深層的信仰。

    對這個問題的探討最合適的出發點就是人們對罪惡之源的理解:罪惡是超自然的力量引起的還是人為因素引起的?貪婪是不是所有罪惡的源頭?這些罪惡是否同時在起作用?先前的量化研究沒有太多涉及這個問題。研究證明,對終極善的信仰(例如上帝的形象)值得學界關注,它對很多相關的道德與政治態度的影響都越來越大。惡是善的反面,理解了惡就會更好地理解善。但惡卻是我們対宗教信仰和它與其他社會生活的關系的研究中一直忽視的一個方面。在最初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將先討論在理解惡的概念時社會學的信仰模式。我們對惡的理解的意義也遠遠超過了宗教問題本身,這就像一個人對上帝的想象一樣,它已經延伸到了道德與政治態度。

    理解惡的社會模式

    前期的研究在對惡的理解上沒有太多成果。貝勒宗教研究所的第一輪調查(2005年)顯示,大約有58%的美國人相信撒旦的存在,稍少一些的美國人(48%)相信有魔鬼。此外,調查發現,女性、非洲裔美國人、經濟收入和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群都更相信超自然力量存在。然而,用超自然的惡是否存在來判斷人們的信仰不會給我們直接提供答案:受訪者是否將世間的所有惡歸結于那些超自然的力量?

    2007年的貝勒宗教調查包括了一系列調查受訪者對惡的認識的問題,這些問題將這項研究向縱深推進了一些。調查者要求受訪者在有關罪惡的一些觀點上表明自己的贊同程度。調查中有三個問題直接關乎罪惡的性質,它們分別是:“世間大多數罪惡都源于魔鬼”,“世間大多數罪惡都源于人類”,“人之初性本惡”。

         

    表37顯示,人們普遍認為罪惡是存在的。這些人中有94%的人認為罪惡的根源要么是魔鬼,要么是人類。當研究者對每一個受訪者進行詢問時,約有43%的人或者贊同或者非常贊同這樣的觀點——世間的罪惡源于魔鬼。表格顯示,很多人認為罪惡是超自然的力量帶來的。認為罪惡緣于人類看法比較一致:89%的人都認同這個看法。這些數字表明,上述看法并不相互排斥:即便是相信罪惡緣起于魔鬼的那些人也會認為人類在其中起到了非?;淖饔?。在贊同“罪惡源于魔鬼”的受訪者中,84%的人認為罪惡也同樣源于人類。簡而言之,大多數人認為罪惡源于人類,但大多數人也同時認為人的本性并不是邪惡的。

       

    按照傳統思想,一些觀念被打破的時候,更多的宗教信仰將會出現。雖然大多數保守新教信眾(73%)將罪惡歸結于魔鬼,但只有1/3的自由新教信眾與天主教信眾認為惡是人類所致。毫無懸念的是,沒有無神論者會認為邪惡源于撒旦,他們中壓倒性多數的人(88%)認為罪惡是人類所致。雖然每組人中的大多數人,都認為罪惡是人類所致,但保守新教的受訪者這方面的觀點卻沒有那么強烈。他們中有些人將罪惡歸結到了超自然力量上。然而,保守新教信眾(39%)比別的宗教派別更傾向于認為人之初性本惡,雖然這個數字只占他們中的一小部分。

    •性別:女性(47%)比男性更傾向于認為罪惡源于魔鬼,而男性(29%)比女性(22%)中有更多人認為人之初性本惡。女性更傾向于相信罪惡是超自然力量所致,這與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有宗教信仰的事實相一致(見第7章)。與此同時,男性比女性對人的本性持更悲觀的態度。
    •種族:非洲裔美國人(70%)比白人(40%)更傾向于認為罪惡是魔鬼所致,但在人的本性和罪惡的看法上,不同種族之間沒有顯示出任何區別。
    •受教育程度:只念過高中或者受教育程度更低的美國人(50%)比念過研究生的人更傾向于相信罪惡是魔鬼所致。
    •年齡:年齡在此事上沒有帶來任何影響。
    •婚姻狀況:已婚人士(46%)比離異人士(35%)、單身人士(35%)和同居人士(31%)更贊同罪惡是魔鬼所致。單身人士(38%)比起已婚人士(23%)和同居人士(12%),是這些人中最贊同罪惡是人類所致的人群。
    •政治立?。罕J氐橙耍?8%)比自由黨人(21%)更傾向于認為罪惡是魔鬼所致,他們在人之初性本惡的意見上也趨于相同(36%比11%)。這些數據反映出了宗教與政治上的保守態度之間的關聯。

    對罪惡的看法與道德準則

    一些最基本的善惡觀念為理解一些更為具體的道德問題提供了基礎。一個人如何看待善惡問題也為了解人們看待其他道德問題提供了一個解讀的視角。要了解這些同題,請參見表39。

         

    這兩種對罪惡的看法都與更嚴厲地懲罰罪犯有關。認為人之初性本惡的人與認為罪惡是魔鬼所致的人都不太贊同廢除死刑,他們傾向于更嚴厲地懲罰罪犯。

    結論

    對罪惡的神學與哲學源頭的爭論會一直持續下去,而貝勒宗教調查為這個先前從社會科學的角度沒有認真研究的問題提供了獨特的全國性的調查數據。分析顯示,人們對罪惡之源的認識有著非常清晰的社會形態。女性會更傾向于認為罪惡源于魔鬼,而男性則更傾向于認為人之初性本惡。

    在這里我們取得了一致:在罪惡之源與人的各種性格之間存在者一種有趣的關系。但這些數據肯定能為更充分地探尋這些問題提供機會,即有關罪惡的看法是否(或者如何)能夠成為人們更宏大的道德體系框架的基礎。政治立場、宗教教派與罪惡之源之間如此高的相關度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人們對罪惡的看法至今還是人們不甚了解的一個領域。我們對此所做的一些簡單的社會學研究證明,它說明這些看法會對了解人們更寬泛的道德觀念有較大的幫助。

 

  本文出自[美]羅德尼·斯塔克所著《美國人到底相信什么》,湖南大學出版社2014年出版。